掃描下載手機版
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寧波網  >  新聞中心專題  >  專題稿件
和馬克思“say hi” | 馬克思博士畢業 如何靠才華突圍“就業難”
稿源: 央視新聞   2018-05-04 10:36:00 報料熱線:81850000
【專題】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

  和馬克思“say hi”。

  上期講了講馬克思上學、戀愛的那些事兒,其中既有青澀的回憶,也有奮斗的篇章。感興趣的點擊#和馬克思“say hi”第一期#回看。

  這期再介紹一下馬克思找工作的事兒,也有太多變故和波折。

  馬克思最初志向:當大學老師

  1837年夏天,19歲的馬克思學習過度勞累,病倒了。在休養期間,馬克思在法學老師甘斯教授的指點下,系統閱讀了黑格爾的著作。

  馬克思遇到黑格爾哲學,就像張無忌從白猿腹中取得《九陽真經》。

  黑格爾的自我意識哲學,讓馬克思醍醐灌頂,好似打通了任督二脈,一下子解決了他的世界觀危機。

  這是馬克思人生的重大轉折,他從此在黑格爾哲學的道路上瘋狂奔跑。

  因為篤信黑格爾思想,馬克思還加入了“門派”——“博士俱樂部”,一個由柏林大學年輕師生組成的組織。俱樂部的成員思想活躍,運用黑格爾的辯證法,對普魯士的宗教和政治進行批判。

  因為這種主張,他們被稱為“青年黑格爾派”。

  “博士俱樂部”里的年輕人(中國畫家楊克山作)

  有門派就有江湖,有江湖就有紛爭。

  正是因為信奉黑格爾思想,導致博士畢業時馬克思并沒有找到自己心儀的教師工作。

  他被普魯士當局“封殺”了。

  當時黑格爾的革命精神和思想觸及了封建普魯士政府的利益,當局堅決維護封建制度,堅決打壓黑格爾思想。馬克思作為“青年黑格爾派”的一員,自然難有立足之地,進不了普魯士政府的公立大學任教。

  馬克思當大學教師的計劃落空了。

  找不到工作,馬克思也心累

  如今的90后畢了業,工作沒著落,心急如焚、無奈焦躁。

  當年的博士應屆畢業生,馬克思同樣如此。盡管他已決定為理想燃燒,但生活的壓力與生命的尊嚴哪一個重要?馬克思畢業前,他的父親亨利希去世了,母親又沒有工作,家境每況愈下。

  母親責怪馬克思不去尋求高官厚祿,撐起這個家,而是醉心于各種政治活動,一氣之下,剝奪了他的遺產繼承權(1848年,馬克思才獲得了父親的一份遺產)。畢業后,馬克思又與母親發生了爭吵,從而被取消了一切家庭的經濟援助。

  馬克思急切地要找份工作謀生。

  馬克思的第一份工作:媒體人

  1842年10月,在拿到博士學位整整一年半之后,24歲的馬克思終于找到了工作,成為《萊茵報》的一名報紙編輯、撰稿人。

  是的,馬克思也曾跟小編是同行,是新聞人。

  馬克思加入《萊茵報》,可謂如魚得水。一方面,這份工作展現出了馬克思鮮明的政治立場和卓越的才干;另一方面,新聞這份職業讓馬克思第一次對社會有了廣泛接觸,促使他從純粹的書齋走向社會現實。

  《萊茵報》(Rheinische Zeitung)

  在工作中,馬克思開始接觸到農民、貧困者的生活狀況。馬克思發現,在現實問題面前,在大學練的“內功心法”——黑格爾哲學不好使了。

  當時萊茵省議會在討論一項名叫《林木盜竊法》的法案。法案規定,森林里的枯枝是私有財產,在森林里撿枯枝是犯法行為,這讓祖祖輩輩靠撿拾枯枝來生火做飯的農民走投無路,無法維持生計。

  一邊是農民的生計,一邊是林木所有者的個人利益,兩者發生沖突的時候,法律應該站在哪一邊?按照黑格爾的說法,國家和法律是“理性”的化身,普魯士政府會堅持公平和正義。但現實是,在利益面前,“理性”不堪一擊,《林木盜竊法》站在了林木所有者一邊。

  馬克思怒了,憤筆寫下了《關于林木盜竊法的辯論》,抨擊萊茵省議會的做法,揭露這些立法者以赤裸裸的私人利益作為立法的原則。

  要知道,那時馬克思才24歲,卻已經成了一名副其實的政論家。

  此后,他繼續寫文章譴責專制制度、揭露社會黑暗、為貧苦人民辯護。他剛接任《萊茵報》編輯的時候,報紙訂戶是800多,僅一個月就上升到了1800多,兩個月后就變成了3400多,報紙的影響已經不僅局限于萊茵省,甚至擴大到了全國。

  正是這段在報社工作的經歷,讓馬克思清醒地意識到,原來黑格爾的理論并不符合實際!要揭示物質利益和國家立法之間的真實關系,僅僅依靠黑格爾哲學是無能為力的。馬克思開始涉足經濟學領域的研究,這也成為他后來研究經濟關系和轉向共產主義的萌芽。

  (編者注:黑格爾是理想主義哲學家,他談論一切事物都以自我意識為出發點,而馬克思和唯物主義哲學家認為,物質與意識的關系形成于實踐的基礎。馬克思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:“把黑格爾的頭腳顛倒過來”,暗喻黑格爾的哲學內核是本末倒置的。)

  在馬克思的主持下,《萊茵報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,與官方的沖突也日漸加劇。最終,《萊茵報》被要求關停。馬克思的第一份工作,走到了盡頭。

  1843年3月,馬克思在即將被關停的《萊茵報》上留下了最后的告別:

  “本人因現行書報檢查制度的關系,自即日起,退出《萊茵報》編輯部,特此聲明。

  馬克思博士,1843年3月17日于科隆!

  《萊茵報》的關停在新聞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,其中一家媒體就刊登了這樣一幅漫畫,來譴責普魯士當局的行為。

  這幅漫畫上,馬克思被鐵鏈牢牢地束縛在印刷機上,而一只帶著皇冠的鷹,在啄食馬克思的肝部。整幅畫的畫風不由得讓人聯想到《被縛的普羅米修斯》。

  普羅米修斯把天上的火種偷回到了人間,帶來光明。馬克思把思想的火種發掘出來,給了現實世界,因此要遭受磨難和束縛。

  時年25歲的馬克思充滿了雄心壯志,他受邀前往巴黎出任《德法年鑒》的主編,這一去,兩個大胡子相遇了。馬克思和恩格斯,這對注定的“好CP”(超級組合)要相遇了。下一期講講馬恩鋼鐵般的友誼是怎樣煉成的。

原標題:和馬克思“say hi” | 馬克思博士畢業 如何靠才華突圍“就業難”

編輯: 郭靜糾錯:171964650@qq.com

和馬克思“say hi” | 馬克思博士畢業 如何靠才華突圍“就業難”

稿源: 央視新聞 2018-05-04 10:36:00

  和馬克思“say hi”。

  上期講了講馬克思上學、戀愛的那些事兒,其中既有青澀的回憶,也有奮斗的篇章。感興趣的點擊#和馬克思“say hi”第一期#回看。

  這期再介紹一下馬克思找工作的事兒,也有太多變故和波折。

  馬克思最初志向:當大學老師

  1837年夏天,19歲的馬克思學習過度勞累,病倒了。在休養期間,馬克思在法學老師甘斯教授的指點下,系統閱讀了黑格爾的著作。

  馬克思遇到黑格爾哲學,就像張無忌從白猿腹中取得《九陽真經》。

  黑格爾的自我意識哲學,讓馬克思醍醐灌頂,好似打通了任督二脈,一下子解決了他的世界觀危機。

  這是馬克思人生的重大轉折,他從此在黑格爾哲學的道路上瘋狂奔跑。

  因為篤信黑格爾思想,馬克思還加入了“門派”——“博士俱樂部”,一個由柏林大學年輕師生組成的組織。俱樂部的成員思想活躍,運用黑格爾的辯證法,對普魯士的宗教和政治進行批判。

  因為這種主張,他們被稱為“青年黑格爾派”。

  “博士俱樂部”里的年輕人(中國畫家楊克山作)

  有門派就有江湖,有江湖就有紛爭。

  正是因為信奉黑格爾思想,導致博士畢業時馬克思并沒有找到自己心儀的教師工作。

  他被普魯士當局“封殺”了。

  當時黑格爾的革命精神和思想觸及了封建普魯士政府的利益,當局堅決維護封建制度,堅決打壓黑格爾思想。馬克思作為“青年黑格爾派”的一員,自然難有立足之地,進不了普魯士政府的公立大學任教。

  馬克思當大學教師的計劃落空了。

  找不到工作,馬克思也心累

  如今的90后畢了業,工作沒著落,心急如焚、無奈焦躁。

  當年的博士應屆畢業生,馬克思同樣如此。盡管他已決定為理想燃燒,但生活的壓力與生命的尊嚴哪一個重要?馬克思畢業前,他的父親亨利希去世了,母親又沒有工作,家境每況愈下。

  母親責怪馬克思不去尋求高官厚祿,撐起這個家,而是醉心于各種政治活動,一氣之下,剝奪了他的遺產繼承權(1848年,馬克思才獲得了父親的一份遺產)。畢業后,馬克思又與母親發生了爭吵,從而被取消了一切家庭的經濟援助。

  馬克思急切地要找份工作謀生。

  馬克思的第一份工作:媒體人

  1842年10月,在拿到博士學位整整一年半之后,24歲的馬克思終于找到了工作,成為《萊茵報》的一名報紙編輯、撰稿人。

  是的,馬克思也曾跟小編是同行,是新聞人。

  馬克思加入《萊茵報》,可謂如魚得水。一方面,這份工作展現出了馬克思鮮明的政治立場和卓越的才干;另一方面,新聞這份職業讓馬克思第一次對社會有了廣泛接觸,促使他從純粹的書齋走向社會現實。

  《萊茵報》(Rheinische Zeitung)

  在工作中,馬克思開始接觸到農民、貧困者的生活狀況。馬克思發現,在現實問題面前,在大學練的“內功心法”——黑格爾哲學不好使了。

  當時萊茵省議會在討論一項名叫《林木盜竊法》的法案。法案規定,森林里的枯枝是私有財產,在森林里撿枯枝是犯法行為,這讓祖祖輩輩靠撿拾枯枝來生火做飯的農民走投無路,無法維持生計。

  一邊是農民的生計,一邊是林木所有者的個人利益,兩者發生沖突的時候,法律應該站在哪一邊?按照黑格爾的說法,國家和法律是“理性”的化身,普魯士政府會堅持公平和正義。但現實是,在利益面前,“理性”不堪一擊,《林木盜竊法》站在了林木所有者一邊。

  馬克思怒了,憤筆寫下了《關于林木盜竊法的辯論》,抨擊萊茵省議會的做法,揭露這些立法者以赤裸裸的私人利益作為立法的原則。

  要知道,那時馬克思才24歲,卻已經成了一名副其實的政論家。

  此后,他繼續寫文章譴責專制制度、揭露社會黑暗、為貧苦人民辯護。他剛接任《萊茵報》編輯的時候,報紙訂戶是800多,僅一個月就上升到了1800多,兩個月后就變成了3400多,報紙的影響已經不僅局限于萊茵省,甚至擴大到了全國。

  正是這段在報社工作的經歷,讓馬克思清醒地意識到,原來黑格爾的理論并不符合實際!要揭示物質利益和國家立法之間的真實關系,僅僅依靠黑格爾哲學是無能為力的。馬克思開始涉足經濟學領域的研究,這也成為他后來研究經濟關系和轉向共產主義的萌芽。

  (編者注:黑格爾是理想主義哲學家,他談論一切事物都以自我意識為出發點,而馬克思和唯物主義哲學家認為,物質與意識的關系形成于實踐的基礎。馬克思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:“把黑格爾的頭腳顛倒過來”,暗喻黑格爾的哲學內核是本末倒置的。)

  在馬克思的主持下,《萊茵報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,與官方的沖突也日漸加劇。最終,《萊茵報》被要求關停。馬克思的第一份工作,走到了盡頭。

  1843年3月,馬克思在即將被關停的《萊茵報》上留下了最后的告別:

  “本人因現行書報檢查制度的關系,自即日起,退出《萊茵報》編輯部,特此聲明。

  馬克思博士,1843年3月17日于科隆!

  《萊茵報》的關停在新聞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,其中一家媒體就刊登了這樣一幅漫畫,來譴責普魯士當局的行為。

  這幅漫畫上,馬克思被鐵鏈牢牢地束縛在印刷機上,而一只帶著皇冠的鷹,在啄食馬克思的肝部。整幅畫的畫風不由得讓人聯想到《被縛的普羅米修斯》。

  普羅米修斯把天上的火種偷回到了人間,帶來光明。馬克思把思想的火種發掘出來,給了現實世界,因此要遭受磨難和束縛。

  時年25歲的馬克思充滿了雄心壯志,他受邀前往巴黎出任《德法年鑒》的主編,這一去,兩個大胡子相遇了。馬克思和恩格斯,這對注定的“好CP”(超級組合)要相遇了。下一期講講馬恩鋼鐵般的友誼是怎樣煉成的。

原標題:和馬克思“say hi” | 馬克思博士畢業 如何靠才華突圍“就業難”

糾錯:171964650@qq.com 編輯: 郭靜

国产乱子伦一级A片免费观看_2020免费国产a国产片高清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已满十八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