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

報料熱線:81850000
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寧波網  >  新聞中心專題  >  專題稿件
最是團圓中秋節
2020-09-29 09:25:00 稿源: 新華社客戶端  

  老北京人管中秋節叫八月節。這是因為一進入八月,中秋節濃濃的氣氛就忍不住開始彌漫開來了。首先,過節的氣氛像一股股的溪水,從大街小巷的街肆店鋪里流淌出來。這個季節里,瓜果桃李正熱熱鬧鬧的上市,中秋節,各家都要拜月祭祀,少不了供奉的果品。于是,賣各式水果的攤子,一般都會擁擠上街頭,花團錦簇,向人們爭獻媚眼。我小時候,前門大街之東,鮮魚口之南,有條叫果子市的小胡同,這季節,一個個賣水果的攤位,像蒜瓣一樣擠在一起,人頭攢動,熙熙攘攘,夜晚要張燈結彩,熱鬧得像提前過節,是老北京中秋節重要一景,四九城里,很多人是要去那里光顧的。

  清末《春明采風志》說:“中秋臨節,街市遍設果攤,鴨梨、沙果梨、白梨、水梨、蘋果、林檎、沙果、檳子、秋果、海棠、歐李、青柿、鮮棗、葡萄、晚桃、桃奴。又帶枝毛豆、果藕、紅黃雞冠花、西瓜。”這里后面所說的四項,頭一項毛豆,是因為月宮里的玉兔愛吃,是絕對不能少的;其余三項也都是拜月時必備之品,藕的白,雞冠花的紅與黃,西瓜的紅和綠,色彩足夠鮮艷,估計嫦娥看見會喜歡。其中西瓜必要切成蓮花瓣,嫦娥便如寺廟里供奉的仙佛,端坐在蓮花寶座之上了。

  中秋節,人們拜月,按理說嫦娥是主角,但是,在民間,玉兔卻搶了嫦娥的風頭,人們尊稱它為長耳定光仙,把它和嫦娥吳剛仙人一樣等同看待的。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現象,一直傳承至今。我一直有些迷惑不解,心想或許是民間的一種追求平等的心理趨向吧,才會讓玉兔和嫦娥吳剛平起平坐;也是玉兔可以搗藥,能夠治病,保佑安康吧,民諺說:沒災沒病就是福,這是普通百姓心底最大的愿望呢。

  我小時候,中秋節前,人們要買紙,在上面畫玉兔,而不是畫嫦娥,這種紙在南紙店里專門有賣,叫做月光紙,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。在月光紙上畫定光仙,是我們小孩子愛做的事情,可以夸張地把兔子的耳朵畫得格外長。在前門大街大柵欄東口路南,有家公興紙店,我們一幫小孩子跑去那里買月光紙,好把玉兔請回家。

  民間不叫玉兔,更不叫長耳定光仙,都管它叫兔兒爺。中秋節前,能夠和鱗次櫛比的水果攤有一拼的,就是賣兔兒爺的大小攤子。兔子長耳朵,三瓣嘴,本來就十分可愛,這種用泥捏成的兔兒爺完全擬人化了,就更加讓人感到親近。后來,過中秋節即使不再有拜月的古老儀式,但各家一般還是要買個兔兒爺帶回家,讓兔兒爺和全家人同樂,其中古老的敬拜定光仙的祭祀感儀式感,已經完全世俗化,兔兒爺參與了中秋節民俗傳統的衍化和傳承之中。

  兔兒爺,雖都是泥捏而成,但花樣繁多,貴賤不一!肚灏揞愨n》里說:“兔面人身,面貼金泥,身施彩繪,居者高三四尺,值近萬錢。”《京都風俗志》里說:“有頂束甲如將軍者,有短衫擔物如小販者,有立起舞如飲酒燕樂者......名目形象,指不勝數。”前者,賣給的是王府貴族人家;后者,堆擠成小山,很便宜,誰都能買一個帶回家。這里說的“燕”同“宴”,也就是說兔兒爺和你一起家宴喝酒慶祝中秋節,完全和你融合一起,并非如嫦娥一樣端坐在縹緲的月宮之上。

  作為商品,兔兒爺滿足不同人群的需求;作為藝術品,兔兒爺可以見得京城民間藝人豐富的想象力和創造力。不說別的,光看兔兒爺的坐騎,禽獸兼備,翻江倒海,完全進入神話境界;再看兔兒爺的造型,可以是頑童老者,可以是下里巴人,也可以是京戲里扎靠插旗的任何一位將軍,簇擁一起,活脫脫能上演一出精彩大戲。

  據說,最早出現的兔兒爺如牽線木偶,雙臂用線牽連,可以上下活動,不停做搗藥狀,憨態可掬。如今的北京,也有賣兔兒爺的,但這種兔兒爺是見不到了,很多造型奇特而色彩紛呈的兔兒爺,都見不到了。清末有這樣的竹枝詞唱道:“瞥眼忽驚佳節近,滿街爭擺兔兒山。”如此滿眼滿街皆是賣兔兒爺的大小攤子的盛景,更是見不到了。

  中國講究不時不食,中秋節的時令食物是月餅。誰家過中秋節不會買幾塊月餅嘗嘗呢?老北京賣月餅的點心鋪,南味店少,我小時候,那種雙黃蓮蓉的廣式月餅很難見到,賣得最多的是自來紅、自來白、提漿和翻毛這四種月餅。它們的區別主要在皮上。提漿和翻毛的皮一硬一軟,自來紅和自來白的皮,一用香油和面一用豬油和面,老北京人自會吃得明白,口味被這四種月餅征服。以前有詩專門唱道:“紅白翻毛制造精,中秋送禮遍都城。”我小時候,家住前門,前門大街上有正明齋和祥聚公兩家老點心鋪,最愛吃的是翻毛月餅,家里派我去買月餅時,我常會多買幾塊翻毛,那翻毛必得托在手心上吃,真正的皮薄如紙,細細層層,翻毛如雪,吃的時候嘴里呼出的氣,都能把那一層層皮吹得四下翻飛。

  在前門大街,最吸引我們小孩子的是通三益老店,它是一家干果店,但到了中秋節,不能落下最賣錢的月餅。吸引我們的是它剛進8月,就在店里的中心位置上,擺出一個大如車輪的巨大月餅,四周用菊花和雞冠花圍著。是那種提漿月餅,皮上刻印著嫦娥奔月的圖案。據說,這個巨大無比的月餅一直擺到中秋節過后,店家就把這塊大月餅切成一小塊一小塊,免費讓客人品嘗?上,我一次也沒有趕上過這樣的好機會。

  過去,在老北京,中秋節前后,戲園子要上演和中秋節相關的劇目,這是老北京的傳統,不僅中秋節如此,任何一個節日,都要有相關的劇目相匹配,成為節日必備的硬件之一,和中秋節的月餅一樣,不可或缺。清升平署中秋節最早的劇目是《丹桂飄香》《霓裳起舞》,是專門給皇上太后看的。四大徽班進京,京戲普及之后,戲園子在胡同里建得多了起來,特別是1915年,梅蘭芳上演了新戲《嫦娥奔月》之后,再過中秋節戲園子上演的戲,必是《嫦娥奔月》了。在這出載歌載舞的戲里,少不了兔兒爺,扮演兔兒爺和兔奶奶的李敬山和曹二庚,是當時名噪一時的名丑。

  如果按照進入8月準備中秋節而有聲有色次第出場的水果、兔兒爺、月餅和京戲,我會想,這四位中誰是中秋節的主角呢?各式各樣眾多的水果,肯定是跑龍套的配角。月餅?顯然不是,得讓位給兔兒爺。兔兒爺和梅蘭芳的《嫦娥奔月》一比,又得讓位給了嫦娥。但是,如果要給中秋節挑選形象代言人,在老北京,恐怕還得數兔兒爺呢。

  中國傳統節日里,如果排座次,春節是冠軍的位置,中秋節一準兒是亞軍。兩個節日的含義不盡相同,一個是迎接春天的來臨,一個慶賀秋天的豐收。但是,兩個節日的意義又非常一致,那便是團圓。這便是中秋節不同凡響的意義所在。今年,這個中秋節的團圓意義,就更加彰顯其意味深重。蔓延至今的全球疫情之中,對于平安團圓的祈盼,會讓我們發自心底的詠嘆: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這句古老的詩詞,是今年這個中秋節拉起的一道醒目明心的橫幅。(肖復興)

編輯: 陳捷糾錯:171964650@qq.com

掃一掃,中國寧波網裝進手機

中國寧波網手機版

微信公眾號

中國寧波網(寧波甬派傳媒股份有限公司)版權所有(C)

Copyright(C) 2001-2020 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3312017004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1104076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74-81850000 舉報郵箱:nb81850@qq.com

最是團圓中秋節

稿源: 新華社客戶端 2020-09-29 09:25:00

  老北京人管中秋節叫八月節。這是因為一進入八月,中秋節濃濃的氣氛就忍不住開始彌漫開來了。首先,過節的氣氛像一股股的溪水,從大街小巷的街肆店鋪里流淌出來。這個季節里,瓜果桃李正熱熱鬧鬧的上市,中秋節,各家都要拜月祭祀,少不了供奉的果品。于是,賣各式水果的攤子,一般都會擁擠上街頭,花團錦簇,向人們爭獻媚眼。我小時候,前門大街之東,鮮魚口之南,有條叫果子市的小胡同,這季節,一個個賣水果的攤位,像蒜瓣一樣擠在一起,人頭攢動,熙熙攘攘,夜晚要張燈結彩,熱鬧得像提前過節,是老北京中秋節重要一景,四九城里,很多人是要去那里光顧的。

  清末《春明采風志》說:“中秋臨節,街市遍設果攤,鴨梨、沙果梨、白梨、水梨、蘋果、林檎、沙果、檳子、秋果、海棠、歐李、青柿、鮮棗、葡萄、晚桃、桃奴。又帶枝毛豆、果藕、紅黃雞冠花、西瓜。”這里后面所說的四項,頭一項毛豆,是因為月宮里的玉兔愛吃,是絕對不能少的;其余三項也都是拜月時必備之品,藕的白,雞冠花的紅與黃,西瓜的紅和綠,色彩足夠鮮艷,估計嫦娥看見會喜歡。其中西瓜必要切成蓮花瓣,嫦娥便如寺廟里供奉的仙佛,端坐在蓮花寶座之上了。

  中秋節,人們拜月,按理說嫦娥是主角,但是,在民間,玉兔卻搶了嫦娥的風頭,人們尊稱它為長耳定光仙,把它和嫦娥吳剛仙人一樣等同看待的。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現象,一直傳承至今。我一直有些迷惑不解,心想或許是民間的一種追求平等的心理趨向吧,才會讓玉兔和嫦娥吳剛平起平坐;也是玉兔可以搗藥,能夠治病,保佑安康吧,民諺說:沒災沒病就是福,這是普通百姓心底最大的愿望呢。

  我小時候,中秋節前,人們要買紙,在上面畫玉兔,而不是畫嫦娥,這種紙在南紙店里專門有賣,叫做月光紙,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。在月光紙上畫定光仙,是我們小孩子愛做的事情,可以夸張地把兔子的耳朵畫得格外長。在前門大街大柵欄東口路南,有家公興紙店,我們一幫小孩子跑去那里買月光紙,好把玉兔請回家。

  民間不叫玉兔,更不叫長耳定光仙,都管它叫兔兒爺。中秋節前,能夠和鱗次櫛比的水果攤有一拼的,就是賣兔兒爺的大小攤子。兔子長耳朵,三瓣嘴,本來就十分可愛,這種用泥捏成的兔兒爺完全擬人化了,就更加讓人感到親近。后來,過中秋節即使不再有拜月的古老儀式,但各家一般還是要買個兔兒爺帶回家,讓兔兒爺和全家人同樂,其中古老的敬拜定光仙的祭祀感儀式感,已經完全世俗化,兔兒爺參與了中秋節民俗傳統的衍化和傳承之中。

  兔兒爺,雖都是泥捏而成,但花樣繁多,貴賤不一!肚灏揞愨n》里說:“兔面人身,面貼金泥,身施彩繪,居者高三四尺,值近萬錢。”《京都風俗志》里說:“有頂束甲如將軍者,有短衫擔物如小販者,有立起舞如飲酒燕樂者......名目形象,指不勝數。”前者,賣給的是王府貴族人家;后者,堆擠成小山,很便宜,誰都能買一個帶回家。這里說的“燕”同“宴”,也就是說兔兒爺和你一起家宴喝酒慶祝中秋節,完全和你融合一起,并非如嫦娥一樣端坐在縹緲的月宮之上。

  作為商品,兔兒爺滿足不同人群的需求;作為藝術品,兔兒爺可以見得京城民間藝人豐富的想象力和創造力。不說別的,光看兔兒爺的坐騎,禽獸兼備,翻江倒海,完全進入神話境界;再看兔兒爺的造型,可以是頑童老者,可以是下里巴人,也可以是京戲里扎靠插旗的任何一位將軍,簇擁一起,活脫脫能上演一出精彩大戲。

  據說,最早出現的兔兒爺如牽線木偶,雙臂用線牽連,可以上下活動,不停做搗藥狀,憨態可掬。如今的北京,也有賣兔兒爺的,但這種兔兒爺是見不到了,很多造型奇特而色彩紛呈的兔兒爺,都見不到了。清末有這樣的竹枝詞唱道:“瞥眼忽驚佳節近,滿街爭擺兔兒山。”如此滿眼滿街皆是賣兔兒爺的大小攤子的盛景,更是見不到了。

  中國講究不時不食,中秋節的時令食物是月餅。誰家過中秋節不會買幾塊月餅嘗嘗呢?老北京賣月餅的點心鋪,南味店少,我小時候,那種雙黃蓮蓉的廣式月餅很難見到,賣得最多的是自來紅、自來白、提漿和翻毛這四種月餅。它們的區別主要在皮上。提漿和翻毛的皮一硬一軟,自來紅和自來白的皮,一用香油和面一用豬油和面,老北京人自會吃得明白,口味被這四種月餅征服。以前有詩專門唱道:“紅白翻毛制造精,中秋送禮遍都城。”我小時候,家住前門,前門大街上有正明齋和祥聚公兩家老點心鋪,最愛吃的是翻毛月餅,家里派我去買月餅時,我常會多買幾塊翻毛,那翻毛必得托在手心上吃,真正的皮薄如紙,細細層層,翻毛如雪,吃的時候嘴里呼出的氣,都能把那一層層皮吹得四下翻飛。

  在前門大街,最吸引我們小孩子的是通三益老店,它是一家干果店,但到了中秋節,不能落下最賣錢的月餅。吸引我們的是它剛進8月,就在店里的中心位置上,擺出一個大如車輪的巨大月餅,四周用菊花和雞冠花圍著。是那種提漿月餅,皮上刻印著嫦娥奔月的圖案。據說,這個巨大無比的月餅一直擺到中秋節過后,店家就把這塊大月餅切成一小塊一小塊,免費讓客人品嘗?上,我一次也沒有趕上過這樣的好機會。

  過去,在老北京,中秋節前后,戲園子要上演和中秋節相關的劇目,這是老北京的傳統,不僅中秋節如此,任何一個節日,都要有相關的劇目相匹配,成為節日必備的硬件之一,和中秋節的月餅一樣,不可或缺。清升平署中秋節最早的劇目是《丹桂飄香》《霓裳起舞》,是專門給皇上太后看的。四大徽班進京,京戲普及之后,戲園子在胡同里建得多了起來,特別是1915年,梅蘭芳上演了新戲《嫦娥奔月》之后,再過中秋節戲園子上演的戲,必是《嫦娥奔月》了。在這出載歌載舞的戲里,少不了兔兒爺,扮演兔兒爺和兔奶奶的李敬山和曹二庚,是當時名噪一時的名丑。

  如果按照進入8月準備中秋節而有聲有色次第出場的水果、兔兒爺、月餅和京戲,我會想,這四位中誰是中秋節的主角呢?各式各樣眾多的水果,肯定是跑龍套的配角。月餅?顯然不是,得讓位給兔兒爺。兔兒爺和梅蘭芳的《嫦娥奔月》一比,又得讓位給了嫦娥。但是,如果要給中秋節挑選形象代言人,在老北京,恐怕還得數兔兒爺呢。

  中國傳統節日里,如果排座次,春節是冠軍的位置,中秋節一準兒是亞軍。兩個節日的含義不盡相同,一個是迎接春天的來臨,一個慶賀秋天的豐收。但是,兩個節日的意義又非常一致,那便是團圓。這便是中秋節不同凡響的意義所在。今年,這個中秋節的團圓意義,就更加彰顯其意味深重。蔓延至今的全球疫情之中,對于平安團圓的祈盼,會讓我們發自心底的詠嘆: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這句古老的詩詞,是今年這個中秋節拉起的一道醒目明心的橫幅。(肖復興)

糾錯:171964650@qq.com 編輯: 陳捷

国产乱子伦一级A片免费观看_2020免费国产a国产片高清_国产精品亚洲精品日韩已满十八小